快捷搜索:

自上而下直接执行弟子把他扔了下去跟着懒得多

也不知道当初太浩元是不是给人偷过东西,还是因为什么原因,总之他成立圣域学院之初就立下这条规矩,偷盗是重罪,最少关邢法院三天。
 
    刑法院是什么地方,好人进去都得扒层皮,更何况申屠飞捷这样的胆小鬼。
 
    呼!
 
    自上而下,直接执行弟子把他扔了下去,跟着懒得多看一眼地离开。
 
    本来对申屠飞捷这样的胆小鬼,这些执法弟子就看不起,所以他们可是丢得极重,要不是他们能力所限,恨不得直接一下子扔到二层。
 
    “啊不!”
 
   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,又来这一招。
 
    倒霉的王洛,在第八屋受滞,被石阵所阻,虽然下面的声音,还在吸引着他。
 
    那里有他所要的更强的力量,但是王洛的仇恨之心,最后盖过了那神秘的吸引力量。
 
    “不行我要报仇,就算下面还有强大的力量,我不能在此虚耗。”
 
    一想到秦阳,他恨得牙都痒痒,他要报仇!
 
    王洛几经挣扎,终于侥幸找到可以从石阵退出的出口,决定不在前进,而是冲出去找秦阳报仇。
 
    谁知道眼见就到了第一层,马上就可以逃离升天,又一下子给砸了回去。
 
    “这又是谁跟老子作对,眼看在加把劲就冲出去了。”
 
    一脚踢开申屠飞捷,王洛那里开始蓄力。
 
    虽然一层不比下面凶险,但是他从第八层一层层往回杀,消耗可是不小。
 
    尽管这时在没有了妖兽阻拦,就算有也对他退避三舍,可是那些常年盘踞的浓重的戾气,也够王洛消耗的。
 
    本来拼尽全力之下,王洛是有机会冲破最后一层的,结果现在他最后的可以冲破的力量,被这一砸之力化为虚无,已经消耗殆尽了。
 
    “都是因为你,因为你!去死吧!”
 
    稍微恢复一些的王洛红了眼,提着剑就朝申屠飞捷走来。
 
    申屠飞捷本来就胆小,加上这里就戾气深重,他就够害怕了,又看到王洛那骇人的气势,马上两眼一翻,跟着一个抽搐,直接吓死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死了?也罢,好歹看你也是修炼者,你的力量也给我吧。”
 
    说完就要过来对申屠飞捷用《化尸大/法》
 
    现在一丝一毫的力量,对于王洛都是宝贵的。
 
    “奇怪,这人怎么身上没一丝的气息,哪怕死人的气息都没有?”
 
    王洛的《化尸/大/法》屡试不爽,但是吸收申屠飞捷时,却失效了,这让他非常吃惊。
 
    王洛哪里知道,申屠飞捷别的本领没有,又加上胆子特别小,所以专门学了一招叫做《假死归墟咒》
 
    咒法一动,装死的效果一流。
 
    不但外表看起来像真死,就连内在也真的一样,任何气息都让人感觉不到,那些普通修炼者所谓的闭息功,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。
 
    这可是申屠飞捷的保命绝招。
 
    王洛百思不得其解原因,就想放弃,好积攒了力量出去,毕竟这里已经是第一层了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那个神秘的声音又一次响起:“来吧,带上那个废物到我这里来吧,此人虽然废物,但是却可助你破开石阵,更强大的力量在下面等着你,你不要吗?真的不要吗?”
 
    “助我破开石阵?一个死人?”
 
    王洛不解,而且感觉下面那神秘力量,好像对自己的一切了如指掌。
 
    “死人?不过假死之术罢了,这样的伎俩都能把你骗到,你还想着报仇,真是笑话。还不承认你的弱小?所以带上这废物打破石阵,下面有你要的更强大的力量。”下面的声音作出了应答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