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因为藏可以暂时不必强行通过藏兵洞才能到达龙

 龙脉秘地。
 
    因为藏兵洞结界暂时关闭,秦阳和东太风两人,可以暂时不必强行通过藏兵洞才能到达龙脉秘地。
 
    因为龙脉秘地入口,必须从学院禁地处进入,之消息不径而走。
 
    “哈哈,连秦阳也不在,我的机会来了。”
 
    申屠飞捷跟其他人不同,他可不是真心臣服,加上比赛之时,他连上台比划都不敢,就直接认了输,所以申屠飞捷自打归顺以后,也一直受到大家的孤立。
 
    “妈的,与其在这里受这鸟气,不如找个机会另外投靠别人。在哪儿不是依附?”
 
    就是因为如此,他现在听说秦阳也没在,不如趁此机会偷几样圣域学院宝贝离开,就算不能投靠他人,带出几样东西当了做个小生决当本钱也是好的。
 
    因为经过几天观察,申屠飞捷发现,在圣域学院的学生们,配的武器也好、装备也好,随随便便都是精品级,这圣域学院的仓库肯定有更好的宝贝。
 
    所以申屠飞捷现在才有了如此大胆的想法,却不知这些武器装备所以等级都这么高,完全是因为秦阳拥有炼化系统。
 
    到了库房,发现怎么连个看守也没有,随便进出。
 
    申屠飞捷哪里知道,仓库所以不设守卫,完全因为这里所堆放的东西,根本都是秦阳随手炼化下的“收成”之地,根本就是代大家随用随取,哪用得着什么守卫?
 
    到了里面一看,这里的装备武器也就是平时学生所带的,而且还有学生过来打招呼:“哈哈,那个什么绝,你也来挑装备?慢慢挑,我们走了啊。”
 
    说话间几个学生把磨损的装备,整齐划一地放在另外一的边。
 
    “原来可以自由挑选?那应该没什么像样的宝贝,我还是换个地方吧。”
 
    出了仓库,他也不能空手,随便捡了把刀,就想着去其他地方寻找。
 
    一路走着,他想到那天听学生对话,提到了听风阁内有个藏经楼,里面藏书极多。
 
    “藏经楼?听名字好像里面有像样的功法吧。”
 
    抱定了实在找到好的武器装备,干脆去藏经楼捡几样功法书拿走,也是好的。
 
    申屠飞捷这一鬼鬼祟祟的四处转悠,引起了巡逻队的注意。
 
    “这不是那个胆小鬼么,他瞎转悠什么呢,而且看他刚才还往禁地的方向看。不行,得抓过来问问。”
 
    巡逻队的人开始喊了起来:“干什么呢,鬼鬼祟祟的。”
 
    本来申屠飞捷就心里有鬼,被这一喊吓得一惊,掉头就跑,他这一跑就更加坐实了巡逻队的怀疑,后面穷追不舍。
 
    但是申屠飞捷这点实力,哪里逃得掉。很快就给巡逻队抓住了。
 
    “看你往哪跑?”
 
    “几位学长,全是误会,我刚才是找不到厕所了。”
 
    “哧!你骗三岁孩子呢,你新来的?找不到厕所,带走交由邢法长老处理。”
 
    现在申屠飞捷依附过来,犯了错自然要送到黑面判官那边。
 
    黑面判官本来就生得一张黑得慎人的脸,这会把脸一沉,样子看上去更加吓人,申屠飞捷这天生胆小的性格,都没怎么样直接自己招了。
 
    “长老开恩啊,我只想着拿几样东西回去做些小生意。”
 
    黑面判官差点没气乐了:“哼,放着好好的修炼你不做,想着回去做生意,既然你已承认想要偷盗财务的事实,那就认罪吧。”
 
    “认罪?”
 
    申屠飞捷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,直接被扔进了刑法院第一层。
 
    “老实呆着吧,这三天你就好好反省吧,一个胆小鬼还学人偷东西?不知道偷盗淫掠在学院是重罪吗?”
------------
 
第四十章 假死之术
 
    也不知道当初太浩元是不是给人偷过东西,还是因为什么原因,总之他成立圣域学院之初就立下这条规矩,偷盗是重罪,最少关邢法院三天。
 
    刑法院是什么地方,好人进去都得扒层皮,更何况申屠飞捷这样的胆小鬼。
 
    呼!
 
    自上而下,直接执行弟子把他扔了下去,跟着懒得多看一眼地离开。
 
    本来对申屠飞捷这样的胆小鬼,这些执法弟子就看不起,所以他们可是丢得极重,要不是他们能力所限,恨不得直接一下子扔到二层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