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东太风又是一阵无语心说这院长还真是玩心挺重

东太风说:“如果只是水的源头,老师应该不会留下这句话,自己也参不透,我想多半是和气有关,院长这里是龙脉秘地,外面又有老师布的结界,不必担心灵识外放,你不妨用你的明察秋毫技能感悟一下,或许有用。”
 
    现在秦阳也没有头绪,就按东太风所说的开始运用起明察秋毫来。
 
    “哈哈,我只看出你还在怀疑和纠结我老家的事情,我问你个问题呗。”
 
    东太风本想秦阳利用这技能,看能否感应到是否有什么不一样的气息,结果秦阳却反看穿他的心思,有些无语地说:“院长别忘了我们的目的。”
 
    “我当然没忘,但是这跟我问你话没关系吧。”
 
    东太风又是一阵无语,心说这院长还真是玩心挺重的。
 
    “对啊,人生不过弹指一挥间嘛,又有这样的美景,不及时行乐,岂不枉费了大好时光?”
 
    东太风感觉自己真是说不过秦阳,怎么都是他的道理,只好回答说:“那你问呗,咱们边聊边寻找。”
 
    秦阳说:“我问你,我跟周萱啥关系?”
 
    东太风乐了:“这学院人尽皆知的事情,我岂有不知的道理?”
 
    “既然这样,我跟她早晚都是一家人,她的老家和我的老家有区别吗,现在还纠结吗?”
 
    这回东太风是彻底给秦阳绕晕了,连连点头:“原来这么回事,我说呢,院长因何不早说这层关系。”
 
    秦阳嘿嘿一笑,说:“你难道不应该早点想到吗?”
 
    同时一观察东太风的内心,他还真就信了这事,心里更乐了起来,想:“看来位面之子的气运就是牛逼,我编这种瞎话他都相信。要是自己以后说太阳是方的,是不是也有人跟着后面一呼百应?”
 
    两人走着走着,前面一处山洞。
 
    秦阳说:“走,进去看看?”
 
    东太风鼻子拧了一下:“还是不要了吧,一个山洞有什么好看的,而且我……”
 
    后面东太风说话有些犹豫,跟着开始在那里干呕了起来。
 
    秦阳急问:“你怎么了?”
 
    东太风说:“没事,就是小时候有一次闻到死尸的味道,就留下这个毛病,一闻到这味道,就会发作,远离一些就好。”
 
    “死尸?你是说山洞里面有死尸。”秦阳不信,让东太风在这边休息,自己想过去看个究竟,他就不信东太风鼻子这么灵,自己开了明察秋毫都没有觉察到的事情,他会提早闻到。
 
    因为开了明察秋毫,基本上等于开了透视眼,所以秦阳根本不必进入山洞,在外面一扫之下,洞内之物一览无余。
 
    “我靠,这家伙鼻子真灵,不会是数狗的吧。”
 
    山洞之内,还真是有几句骸骨。不但有骸骨,还有一些新近腐烂的妖兽尸体。
 
    “嗯,那些骸骨历经多年,早就没了任何气息,应该是那些新尸体飘散出来的。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